开元app:GreeInternational CEO 手游市场已经开始转向赢者通吃

一年之前,Gree International的Andrew Sheppard谈到手游市场未来可能性的时候表示,数字分销会朝着“赢者通吃”的方向发展,拥有最多经济资源的公司可以通过更大的开销在竞争中取得优势,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给竞争对手带来更大的压力。

他曾警告称,“坦白来说,这在长期来看并不是好事,如果这个成本压力增长的太快,那么整个行业就没办法进入更加多元化的状态。”自此之后,Gree International忙于很多方面的业务,Sheppard作为CEO在很长时间里谨慎地管理转型,3月初的时候还对旧金山办公室进行了裁员,也就是说,该公司的转型还没有结束。在产品发布方面,Gree International相对平静,所以结果对于所有人来说都还是很神秘的。

在前不久的一次活动上,Sheppard表示,这些市场条件仍然没有改变,他列出了过去5年美国iOS和安卓收入榜前50名发行商的市场规模变化,按照收入划分,这50家发行商被分成富人(1-10名)、中产(11-25)和贫民(26-50),他表示,这里的‘贫民’是一个相对的说法,而且在这种条件下看起来有点不恰当,但图表展示出来的趋势非常明显。

他说,“我们这里看到的是惊人的趋势,而且我们作为开发商观看排行榜的时候也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在一个增长如此迅速的市场上,我们看到大部分的收入增长都流向了少数人,‘富人’发行商们享受递归效应带来的优势,每一年都可以获得更大的收益,而排名靠后的公司则每况愈下,收入量级和他们越拉越大,受到最大影响的是划为‘中产’的发行商们”。

当然,Sheppard并不是指责Top 10的发行商们太成功,而是希望收入没有那么高的公司未来能够在财务方面更加稳定和安全,不论如何,我们可以明显从这个趋势里看到的是,手游市场进入头部位置的要求越来越苛刻。

手游市场已经开始转向赢者通吃

当然,2016年最大的黑马《Pokemon Go》似乎和上述说的趋势完全不同,默默无闻的Niantic在去年7月突然发力,这款游戏半年的收入接近60亿元,这是否意味着进入Top 10仍然不是梦想呢?Sheppard并不这么认为,他表示实际上该游戏的成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递归效应的优势,“你们非常清楚Niantic的原创IP(即Ingress)表现如何,虽然功能很新颖,但却生不逢时,相对而言是非常小众化的。随后你看到了更简单的版本,或者说功能没有那么多的版本,基本上是核心玩法不变,只不过加上了非常出色的IP,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这种体验没有其他的IP更加适合,而且我认为没有其他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再做这么一款快速成功的口袋妖怪手游”。

Niantic的成功十分出彩,但离不开The Pokemon Company、任天堂以及《口袋妖怪》IP本身的助力。他把《天堂2:革命》当作另一个经典案例,这款游戏去年发布首月就获得了1.8亿美元收入,而且NCsoft实际上没有投入任何市场营销成本就做到了这样的成绩,《天堂》的品牌效果足以节约大量市场预算。Sheppard说,“随后你从更广的生态系统观察,再看挣扎中的‘中产’开发商们,他们仍然在努力拼搏,实现了盈利,只是为了把下一款游戏做出来,他们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曾几何时,Gree也是游戏市场上的翘楚,2012年6月,该公司12月期的运营利润达到了10亿美元,当时《糖果传奇》刚刚推出,《部落冲突》还没有全球发布,腾讯还没有进入手游市场。而如今,Gree已经不从顶级发行商排行榜单中跌出,虽然这些年间也有过增长,但与顶级发行商比起来不值一提。

Sheppard说,“我们没有《马里奥》、没有《口袋妖怪》,我们没有IP”,他补充说,新平台的出现、大型平台过去几年的增长停滞以及手游、PC、主机以及网页游戏市场的成熟,单纯地转向某个平台已经不再是能够扭转命运的做法。

Gree International游戏发布数量很少的原因主要是该公司还在确定目前的手游市场可以做什么,Sheppard认为各种类型和规模的开发商都有机会成功,不过你要清楚的是“什么才算是好的,当然并不是像《皇室战争》这样的大成,而是看你的团队想要实现的是什么,想在旧金山做独立游戏研发是没有意义的,简直是很疯狂的”。

生活成本较高会带来竞争劣势

旧金山的成本对于大型开发商来说甚至都已经过高了,在很多方面来说,这都会直接导致竞争处于不利地位。昂贵的生活成本对游戏制作有负面影响,很容易导致人员流失,Sheppard表示,旧金山地区一个研发周期2年的项目,人员流失率是50%,做产品本身就已经很难,所以生活成本高会带来更大压力。他说,“这也是我们对旧金山办公室进行重组的原因,因为成本结构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虽然每个人都很不错,但整个团队在市场上已经失去了竞争优势,生活成本的提高意味着他们要获得更大的成功才行,还意味着经常长时间加班,用更短的时间做更多的事情”。

虽然Gree目前处于‘中产’阶段,但该公司希望更进一步,Sheppard说,“我们在做一款游戏,已经研发了2年,投入了3500万美元资金,这是一笔巨额投资,而且你需要最优秀的人才进行尝试”。他表示,手游市场正在像主机和PC游戏市场一样成熟,只不过方式不同,“市场正在成熟,而创新的定义也会随之改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